当前位置:首页-习作

我们

2017年09月12日 15:25    来源:稀有公司    作者:曹钰

孕育“我们”的“摇篮”坐落在富蕴县境内西南10公里额尔齐斯河上游干流,它1958年开工建设,1967年第一台机组发电,装机总容量1.9万千瓦,是当时国家重点建设工程,也是迄今为止国内工程难度最大的电站之一。如今,它的面纱已被撩起,人们感叹于它的神秘及建造过程中的艰辛。今天我要告诉大家在这座水电站里,不仅有蜿蜒崎岖的山路,136米的深度,“嗡嗡嗡”不停旋转的水轮机组,还有“我们”。

对于大多数人而言,这里曾经是一个无人知晓的存在,而今又是干部红色教育基地,是136米的井下,是中国水电史上的奇迹。而对于“我们”,这里是坚守、是责任、是使命、是一个值得奉献青春的摇篮。“我们”每天的工作或许对于山外之人来说平淡无奇,甚至不值一提。但对于我们而言,每天要在136米井下一呆就是16个小时,又是怎样一种体验?

有专业技术人员来测试过,嗡嗡嗡的机器轰鸣声平均都在70分贝以上,“我们”山里人并不是像大家所想少言寡语,或是长期待在山里变得麻木了,只是平时我们在水轮机轰鸣的136米井下说话时基本靠吼,以至于我们“出山”时也很少与他人交流,并不是我们不愿意,而是“我们”害怕他人会觉得我们说话为什么老是对他们吼来吼去。“我们”是很平淡无奇,但我们为自己自豪,“我们”愿做光明的使者,为黑暗中的人们带去光明和温暖的希望。

   对于大山深处的我们,唯一留不住的并不是刹那的风景、一缕夕阳,而是对企业的这一份坚守,大家来时都奔着自己的景秀前程,而最终还是败给自己享受不起这份孤独。接二连三的有人离去,水电站一个萝卜一个坑,有人离去就意味着留下的人要为他们的离去“买单”,加班、没有周末、16小时的嗡嗡声已成常态化,以至于短短20公里的路程,“我们”都没有时间回去看看自己的父母,抱抱自己的小孩。然而,“我们”依然在坚守,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企业员工,既然选择了这份坚守就要责无旁贷的做好大山的公仆。

   2016年冬天可可托海水电站迎来首批哈萨克族同事,为了让他们尽快融入我们,我们共同组织了“每日一句哈萨克语,每日半小时哈萨克舞蹈”活动,在搭建起语言桥梁的同时,也促进了“我们”的友谊。每当我们说出不标准、不流利的哈萨克语,以及肢体十分不协调的律动时,会惹得哄堂大笑,但我知道这不是嘲笑,使我们和谐氛围的递进,民族团结有如滴水穿石,一点一滴的积累铸就穿石般的神奇。“我们”用行动去实践“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民族团结”“要像石榴籽那样紧紧抱在一起”。如今他们早已成为我们家庭中的一员,承担起一份坚守、一份责任。

如今,“我们”每天都在做的就是在这座雄伟的大山上留下我们拼搏、奉献的痕迹,让这座大山成为我们见证。或许“我们”走的路不多,也没有感受过多的累和苦,但是我们已经习惯品尝这种寂寞的滋味,我们知道,自己选的路即便再苦也要走完,我们没有被寂寞孤独打倒,我们的心变得很坚韧,因为我们是可可托海水电站守护人。    


   责任编辑:欧阳艳华
版权所有:新疆有色金属工业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    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
地址:中国.新疆.乌鲁木齐市友好北路636号 E-Mail:xjysjt@126.com
电话:0991-4841560 0991-4840582 传真:4842362
新ICP备10003441号